Common law is the law for the common man | iJohn.org
7th
十一月 2011

Common law is the law for the common man
爱因万江斯坦@2011年11月07日 23:26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评论 »

看港剧《法政先锋3》,看到一处精彩的法庭辩论,立刻想到了大前研一写过的《专业主义》一书,再一次领略专业的魅力。

在本剧的11集40分钟左右,辩方律师在庭上假装了一个喝水的动作,让控方的法证证人错误的判断其真实行为,从而想推翻之前控方的证据推论,而这位法证专家以自己的专业意见给予反驳,表示了反对:

法证专家:我不同意。

辩方律师:请说理由。

法证专家:Common law is the law for the common man。香港法律的基础是普通法,普通法的法治模式是承认规则的客观性,也就是大多数人不成文的做法:习惯、对错,黑白,这是普通法法例的基础。一个行为意义如此,不但是我的估计,是来自普通法的基础,是大多数人的做法。被告将药瓶塞入死者口腔里面,他的行为意义,就是逼死者吞服瓶里面的氯胺酮。

辩方律师:法官阁下,证人的解说已经脱离身为法证人员的专业范畴。

法证专家:我的专业绝对是必须基于普通法的法例基础,所以我的作供并无脱离我的专业。

法官:专家证人,可以继续作供。

法证专家:所以,你刚才拿起杯子放到嘴边,头微微昂起,喉咙有吞咽的活动,这整套的行为动作在正常合理的情况之下,杯子里面一定有水或是其他饮料,正常人才会做出一个喝水的动作。当然,有人会拿起一个空杯子装喝水 ,因为他们在演戏,是一个演员。你刚才这样做的行为意义,是刻意制造一个好像合乎常理,但其实是异于常人理解的假象,是企图推翻事实的真相。在你的立场处境,要否定我的推断,这么做其实可以说是很合理,不过,我必须要强调,凭我基于普通法法例基础而做出的专业判断,被告把一个装有大量氯胺酮的药瓶塞进死者嘴里,逼她吞服,导致死者死亡,这个绝对是接近事实的正确判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