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 | iJohn.org - Part 4

Archive for the ‘一千零一夜’ Category

27th
二月 2006

时间… …
爱因万江斯坦@2006年02月27日 23:23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按照爱因斯坦的理论,当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越快,你会感觉时间流逝的越慢。
当然了,是要以接近或超过光速来运动的时候,才有此效果。
深夜,你仰头,看满天的星光,要知道,你看到的星光和你当前的时空里的时间是不一致的。那些星光要经过几个,几十,几百亿光年的穿行,才会到达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也许现在你看到的最亮的那颗星,此时已经不存在了。
大家都说年华似水流,这水流的有时还是挺快的。如果真的有一天,人类的科学技术能够让我们轻易的回到过去,不知你最想回到你曾经的哪个岁月呢?
那时,在同一个时空,出现若干个年纪不同的你,那也是一件比较闹心的事。大家会一起坐着打麻将,还是会一起争论自己对某个时期的自己的批判呢…….

6th
十一月 2005

一个古老的公式,但很有道理!(zt)
爱因万江斯坦@2005年11月06日 09:57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如果令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分别等于百分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那么Hard work (努力工作):
H+A+R+D+W+O+R+K=8+1+18+4+23+15+18+11 = 98%

Knowledge(知识):
K+N+O+W+L+E+D+G+E =11+14+15+23+12+5+4+7+5 = 96%

Love(爱情)
L+O+V+E12+15+22+5 = 54%

Luck(好运)
L+U+C+K12+21+3+11 = 47%

(这些我们通常认为重要的东西往往并不是最重要的)

什么能使得生活变得圆满?
是Money(金钱)吗? 。。。

不! M+O+N+E+Y = 13+15+14+5+25 = 72%

是Leadership(领导能力)吗? 。。。
不! L+E+A+D+E+R+S+H+I+P = 12+5+1+4+5+18+19+9+16 = 89%

那么,什么能使生活变成100%的圆满呢?
每个问题都有其解决之道,只要你把目光放得远一点!

ATTITUDE(心态)
A+T+T+I+T+U+D+E 1+20+20+9+20+21+4+5 = 100%
我们对待工作、生活的态度能够使我们的生活达到100%的圆满!

5th
十一月 2005

秋声赋
爱因万江斯坦@2005年11月05日 09:14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北京今日浓雾满天,温度又降了些。
晚,有友人发来诗一首,原是欧阳修的”秋声赋”。下周就要冬至了,今夜读读古人的秋声赋,感受一下古人的听秋之意吧: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余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余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慄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肃杀而为心。天之于物,春生秋实。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盛而当杀。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

29th
八月 2005

去年冬天
爱因万江斯坦@2005年08月29日 22:22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晚上在家事理以前拍过的一些照片,找到了这两张雪后的随手拍。
这是在我住的楼下,我每天就是在这里等车去地铁。
晚上,又回到这里,不知哪一天会离开。

24th
十一月 2004

三弟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11月24日 01:31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十月一日,我们在一家西餐厅,我点了牛牌,他点了一杯扎啤。几个小时前,我刚从火车上跳下来,跳回了家。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是在二年前,一个朋友去爱尔兰的前夕,那天我也是点的牛牌。

三弟,看上去还和以前一样。就像以前我们在校园时一样,还有那些清涩的日子。

他很诧异给我端上来的牛牌还配有水果沙拉,我跟他说,要不你来点一个,反正是我买单。但他说不饿。

我当时是饿了,从火车下来,虽饿,但并不是怎么有食欲。

毕业了,在重庆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当时在沙平坝和同学租的房,临近火车站,记得那时他从重庆打电话到广州,说这晚上太吵了,总是有火车轰轰隆隆的声音,然后说刚找的那份工作不太适合自己,学不到东西,还告诉我,他买了手机,我那时虽然已在广州,但还是穷书生一个,抱着圣贤书,都还不知何时才能拥有一部手机,而再不用跑到学校外去买廉价的200卡,然后满大街的找电话亭。

后来,他又打电话给我,说他没有做那份工了,开始找新的工作;还说又买了一个二手电视机… …
再接着,他收拾行李,又回到了那个小城市。
我当时劝他最好就留在重庆吧,毕竟重庆的机会要多于家乡的那个城市,我把我重庆其他同学的联络方式给他,也给我的那些同学打了招呼,希望他们能帮一下三弟。

从他的言语,他在重庆的工作似乎给了他很大的打击而让他毅然决定回家。

在广州时,我给他带回了一些计算机方面的书,因为我知道那些技术一定会是这几年的主流,而且很容易找工作。我告诉他,这本书,一天看一个章节,一个月就可以看完了,然后再看另一本。
但我也知道,他也一定没有全部看完。

我吃着牛牌,他喝着扎啤。
他说公司派他在五峰(那是一个小县城),因为那边在架设线路。
他住在山上,说那晚上很冷,晚上都要盖被子,有时和当地农民一起喝点包谷酒,而且非常的无聊。
我说,你再无聊,就给我发短信吧,如果有时间,你还是看看我给你的书,以后你也可以来北京,我可帮你。

三弟,是那种很安于生活的人,并不像我这样不安分地试着去尝试改变那些太多的束缚。

我常常把我努力争取到的东西,看成是一种幸运,因为有的人努力在争取,却还是得不到。三弟肯定也有争取,但他还没有走出能让他得到的那一步。

很多人,在试着努力,但发现没有得到任何东西时,就很快的放弃了努力,而接受了现在的生活,并让这一切成为习惯.
一个人的经历,是没法被第二个人复制的。每个人自身的个性,决定了他们要走的路,当然不排除那种连升三级,买个彩票就中500万的超级luck dog.

用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另一个人,那是个绝对的错误。朋友需要的不是你的改变想法,而是真正的友谊。

谈到感情,我那时正在一个交替时期。而三弟这方面就比我洒脱的多了,他说,唉,那山上连个蚊子都是公的!

现在也偶而收到他的短信了,我奇怪他怎么老是五峰呆着,冬天了,山上是不是更冷了。一定比北京冷吧。

三弟,一个安静的朋友.

26th
九月 2004

战争.War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9月26日 09:37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小家伙,我身边,依偎在我腿上,已经睡着了… …我能感觉到它起伏的呼吸。
我现在也开始数身上的伤痕。
在左眉间的伤疤早已没有痕迹,但两只手上还是有些残留的抓痕,我现在已经很小心的开始和它亲密接触,以免伤到我,也伤到它。
八月底接回家,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小家伙也已经熟悉了新环境,每天我一回家,它都会围在我的周围,我连走路都如步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又让它惨叫.
我在床上打开电脑的时候,它会爬上来,好奇地盯着电脑屏幕,然后,顺着被子,枕头爬到我的肩上,呵~
这周五的晚上,是零晨二点到的家,它还守候在门口。周六的早上,十二点起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起来去给小家伙买猫粮。
小家伙,现在食量增加的很快,这几天它胃口好的时候,正完是我胃口不好的时候。去了两家超市,买到了小家伙喜欢的食物,尽管手上还残留着昨天的伤痕。
周六的晚上,不,是周日的早上,是清晨四点到的家,我打开门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在门口恭候我了,呵~
但是,战争时刻都在继续。
它总是会在早上六点半准时的对我进行骚扰,而我真的不想那这早起来,尽管我签到的卡很多都是红的。我就不停的抵抗它对我的骚扰:它不断地爬上床咬我,我就不断地把它提到床下。然后它又不断地爬上床咬我,我又不断地把它提到床下,直到七点二十我正常的起床时间。
晚上,有时,它会睡在我腿边,有时,也会睡在我的枕边,呵,现在,它就在我的腿边。
今天早上它爬到我的胸口,注视着我,我也注视着它,也许我对它还很陌生… …
它有权力选择它自己的生活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有伤害他人的权利。
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好好睡过早上,能让我的梦不被中断。
战争还在继续。
只要它还是要在早上骚扰我,the war wiil never be ended.

10th
八月 2004

波粒二向性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8月10日 22:00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今天应该是我在北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夏天的味道,虽然二十四节气早已立秋.
真没想到雨后的北京也会这么热,下午我还在担心一位去北京站买火车票的朋友,担心会被这雨耽误了行程。
北京今天很潮,让我又有了在重庆的感觉。就像以前走在晚上的校园里,潮湿的雾气让灯光都有颗粒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波粒二向性!!
前一些时候在网上碰见了我在广州当兵的表弟,他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呵,这小子也算长大了。他说他和她是初中同学,没想到又在广州遇见了。身在异乡遇故人,感动是很容易让人动情的。我很开心地祝福他们,就像我表弟说的,这是缘份。
在我的印象中,有很多人说到缘份。可什么是缘份呢?呵,要是缘份可以用语言说出来,那还是缘份吗。
所以缘份可以是一种很美的东西,也可以是一种推委的说辞。
听着电脑里播放的莫扎特,虽然热意未退,至少心静了。

10th
七月 2004

舞尽人生—江湖告急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7月10日 11:29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江湖告急
江湖告急

  这并不是一部新片,而是2000年的电影。
第一次看这部影片是在重庆念本科的时候,同住的同学是位疯狂的片迷,只要有新的VCD,他都会租回来看,我陪着他也看了不少片儿,但只有这一部让我觉得:应该再看一遍。
梁家辉越来越老辣的演技,已经足以把喜剧和正剧表演结合的几近完美,不禁令人回想起他在《赌神II》中的喜剧发挥,还有他和梁朝伟合演的《新难兄难弟》、《神龙赌圣之旗开得胜》都可算是精品,至于《东成西就》我们就不提了。
我很喜欢梁家辉在这部影片开始时,在黑暗中独舞的一段,时间不长。江湖就是一个舞台。
每个江湖人都有各自的江湖,这是任因久的江湖。
其实人生也是一个舞台。
片中能够让人记住的喜剧段落还真不少,像梁家辉、吴君如在伦敦小屋一番张牙舞爪的抵死缠绵、张耀扬生死关头一句“我爱你”、一句口误发布“江湖奸杀令”等等,都是精彩之处。
配角的作用可能是用来发挥少许幽默,不过《江湖告急》玩人物性格无可否认是重点。创作人想观众特别留意电影中四个角色,“梁家辉是带动整个江湖的人物,其实他与太太苏花(吴君如)的关系亦是关键所在,苏花以前是punk妹,跟了未发迹的任因久,后来任中了六合彩,于是用钱在黑道打出名堂。苏花在兄弟眼中是恶阿嫂一名,只有在任面前才很温柔,永远让丈夫有面子。不过俩夫妻有个感情危机,也是导致后来任被暗杀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做得很好的是陈辉虹,在任因久眼中,不过是个常看《古惑仔》漫画,胡胡混混过日子的师爷,其实他很学识和品味,爱收藏扑克里的小丑牌,因为小丑牌永远置身牌局之外,像他不理江湖事一样。
黄秋生的角色很玄,他是所有黑白两道的传说人物,人人当他偶像关公来拜,但在他而言,黑社会不过是个乌托邦,让人有个理想。而这个人物最大的功用,是带出崇拜与信任其实是两回事,像梁家辉十分崇拜他,但到利字关头,一样能放弃。
其中梁家辉训斥关公不会做老大,只知道把忠义放在上,而不知人心险恶。还狠狠地对手下说“他是没当过大哥嘛。”哈~精彩,精彩

9th
七月 2004

雨困地铁,怎一个惨字了得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7月09日 02:18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出了电梯,径直地铁。突见总部大楼方向处一道闪电,接着一阵轻风。
路上的行人都在忙碌的赶路,并没有注意这一丝亮丽,闪电总是瞬间即逝,很幸运,我捕捉到这一电光。但不幸也接踵而至。。。
因为稣哥是不会随便来点闪电的。
… …
20分钟,地铁到站,可我意识到上面的世界好像有点小小的变化。
地铁的出口堵满了和我一样不幸的人,因为闪电之后多半是会下雨的,而北京的夏雨总是有点让我摸不透。下雨的时候,你总是没带伞,而你带伞的时候,它又是不会下雨的:(
记得家乡的夏雨一般是在下午四五点钟,大而急,十分钟准时结束。重庆的夏雨是大而漫长,一般是一下一天。而上海的夏雨是让人措手不急,因为它会在晚上,当你在街头散步时突然狂下起来:( 而广州好像是没有夏雨的,因为广州的夏天,我都在宿舍里睡觉:)
北京的夏雨就真是太。。。。。。,事先也不发个短信通知一下。
在地铁口还能看到外面一道长长的闪电,雨声大作,路边的排水槽好像都装不下这一盆盆的雨水,路边的积水让我想起了游泳池:每次我薪水扣的那么多税都被花去哪儿了呢~
唉,回想起以前高中上完晚自习回家,有一次也遇到天降大雨,我骑车一路狂奔,那是何其的洒脱不羁,在雨水中享受。第二天同学关心的问,你昨晚是怎么回去的?我开心的告诉他,我昨晚是游回去的!
现在北京的雨也停了,我也到家了,但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呵,雨后肯定是没有moon and star的,要是有一两流星,明天还可以告诉同事,俺昨晚见到了流星…雨

25th
六月 2004

It’s a show time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6月25日 01:43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It’s a show time.” 这是我看完【大事件】后唯一想到的一句话。

杜琪峰的电影一直延续着那种别人无法模仿的杜氏风格和对故事更深层次渗透,就像一滴饱满的水渗进了干壑的土壤里,不仅水滴没有被干壑吸弱,反而越往下越得到更多的滋润。
很难想像杜琪峰能在【枪火】里把帮派枪战拍成唯美的艺术,拉慢的长镜头,持枪凝视的优美线条,紧张的气氛渲染,角度的变化:香港电影史上的经典,无其右者。
杜琪峰在【PTU机动部队】里更是把人带入了一个时刻紧张的气氛里,整个电影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一个晚上,是在不到12个小时里发生的故事,任达华在里面的演绎更是精彩,你在里面根本就不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看到的只有人,各种人性的交织。特别是片尾,机动部队、重案组和匪徒在街头火并,杜琪峰又运用了他特有的“杜氏枪战”,拍的极度唯美和酷性十足,当然已经无法超越他在【枪火】里的经典了。但事后有网友有一篇文章深刻的分析了杜琪峰在这部影片里的拍摄手法,说是因为香港警察的配枪和机动部队的配枪都是点三八的手枪,只有六发子弹,而当时匪徒有近五个人,却拿的都是AK47,就当时的激烈程度来说机动部队和重案组的帅哥美女们肯定会一阵猛烈的开火,如果就一秒一发子弹的话,大家不到十秒就会把子弹打完,然后都得躲起来换弹頬了,这样就无法拍出香港警察和机动部队的英勇和帅气了,于是杜琪峰就运用了慢镜头好让帅哥美女们多摆些姿势,好像整个枪战中也是没见到有人换弹頬的。感觉很像古龙小说里的风格,一切招势都如此之快,但其气势绝对超越招势。

其实杜琪峰早在【非常突然】里,就让人为之一震了,整个电影90分钟,前85分钟都是一个很商业的警匪片,但就是最后面的5分钟,才让人猛然感叹:”原来电影还可以这样拍!“,当然,里面的任达华和刘青云,还有那位成熟漂亮的女服务员都很出彩。
杜琪峰的电影一向都是叫好不叫座,其实票房也不算少了,只是和纯商业片比起来,票房还是差强人意。但终于在去年,杜琪峰凭其【大块头有大智慧】一举捧得了最佳导演,并让刘德华和张柏芝分别凭在此片中的表演获得当年的最佳男女主角,票房也是相当的不错。

好了,我发现我已经跑题了:(,而且已经跑的很远了,还是回来谈谈【大事件】吧。
在我的印象中,这应该是任贤齐第一次演反派,而且我又看到了杜琪峰的御用演员:任达华和林雪,还有熟悉的邵美琪。
故事的主体也是发生在12小时内的事件,一个大事件,四个以任贤齐为首的匪徒在一栋密集的居民楼里为警察所发现,而警察了了挽回其在上一次交锋中失败的声誉而调用了近百名警力及飞虎队和机动部队,而此时,藏匿在此的另两名匪徒也开始行动了。
据说陈慧琳拍这部影片是想摆脱花瓶的角色,不过,我看陈的表演还是没太大进步,早期看她和郭富城合拍的几部影片到是挺好看的。在与警方的交持中,六个匪徒慢慢的变成四个,三个,到最后只剩下任贤齐和尤勇,还是任贤齐比较老到,想到了最后的出路,两人在电梯顶上也不知都说了什么,可能是为也报答对方的肝胆相照,结果竟然是任去帮尤杀人,尤去帮任抢运钞车。
而陈无意中通过匪徒尸体上的手机,一路监听,一路寻找,终于在马路的站口找到了任,这一点有点巧妙,有点【暗战】的味道了。而任也并不紧张,能从那栋大厦里活着出来,就值得庆幸了。但他此时还要去帮刚结识的兄弟去杀人,呵,不到最后大家一定是不会吃惊于这样的安排。当然,任在挟持了陈赶到目的地开枪暗杀目标时,也被赶到的张家辉督察开枪击中了胸膛…………
这部影片最大的吸引人的地方应该是任贤齐第一次演反派角色,而不是陈慧琳,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这是杜琪峰执导的影片。虽然没有了杜氏枪战,但杜氏的风格依然凸现。

对了,我发现任凭齐在这部电影里用的拍照手机好像是三星的。三星 SGH-X608
呵,好了,明天还要开会,不瞎聊了。

  一点补充:【暗花】其实也是一部杜琪峰的电影,只是因为该片只是杜琪峰监制,而并不是实导演的,所以上面没的提到。但这仍是一部绝对值得推荐的电影,我当初以为这就是杜琪峰执导的影片。里面梁朝伟和刘青云真是实力体现。如果有人要问我:【暗花】和【暗战】究竟哪部更好?我会毫不犹豫地说:“its【暗花】”
杜琪峰的其他作品:
《天若有情》The Moment of Romance又名:追梦人 监制
《审死官》Justice, My Foot
《济公》Mad Monk 导演
《暗花》The Longest Nite 监制
《枪火》The Mission 导演、监制
《暗战》Running Out Of Time 导演、监制
《孤男寡女》Needing You 导演、监制
《钟无艳》Wu Yen 导演、监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