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4 | iJohn.org

Archive for 九月, 2004

26th
九月 2004

战争.War
爱因万江斯坦@2004年09月26日 09:37 Post in 一千零一夜 No Comments »

小家伙,我身边,依偎在我腿上,已经睡着了… …我能感觉到它起伏的呼吸。
我现在也开始数身上的伤痕。
在左眉间的伤疤早已没有痕迹,但两只手上还是有些残留的抓痕,我现在已经很小心的开始和它亲密接触,以免伤到我,也伤到它。
八月底接回家,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小家伙也已经熟悉了新环境,每天我一回家,它都会围在我的周围,我连走路都如步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又让它惨叫.
我在床上打开电脑的时候,它会爬上来,好奇地盯着电脑屏幕,然后,顺着被子,枕头爬到我的肩上,呵~
这周五的晚上,是零晨二点到的家,它还守候在门口。周六的早上,十二点起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起来去给小家伙买猫粮。
小家伙,现在食量增加的很快,这几天它胃口好的时候,正完是我胃口不好的时候。去了两家超市,买到了小家伙喜欢的食物,尽管手上还残留着昨天的伤痕。
周六的晚上,不,是周日的早上,是清晨四点到的家,我打开门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在门口恭候我了,呵~
但是,战争时刻都在继续。
它总是会在早上六点半准时的对我进行骚扰,而我真的不想那这早起来,尽管我签到的卡很多都是红的。我就不停的抵抗它对我的骚扰:它不断地爬上床咬我,我就不断地把它提到床下。然后它又不断地爬上床咬我,我又不断地把它提到床下,直到七点二十我正常的起床时间。
晚上,有时,它会睡在我腿边,有时,也会睡在我的枕边,呵,现在,它就在我的腿边。
今天早上它爬到我的胸口,注视着我,我也注视着它,也许我对它还很陌生… …
它有权力选择它自己的生活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有伤害他人的权利。
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好好睡过早上,能让我的梦不被中断。
战争还在继续。
只要它还是要在早上骚扰我,the war wiil never be 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