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互联网

Privacy

互联网上无隐私?

最近Facebook泄露用户信息的事情,让大家有了更多的担心,事情是这样的:

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获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其实从报道来看,他们是通过正常渠道,利用Facebook自身的系统不完善,甚至都不是漏洞,而获取了这5000万用户信息,所以算是合法获取的)。 对这些用户进行大数据分析,分析他们的喜好,偏向,政治倾向。然后通过facebook的广告系统精准投放他们喜好的新闻和广告,潜移默化的用他们想看到的新闻给他们洗脑,最终影响他们最后的投票,从而影响整个选举… 而这个公司,跟川普的前幕僚班农又有着无比的联系…..,据说这个公司还有俄罗斯背景。

一个大片应有的元素都有了,高科技、民主政治、总结选举、大国博弈…  估计五年后就有美国大片拍出来了,

不过我在想一个问题,在互联网上,我们如何看待我们的隐私?有人肯定会说,那当然是要绝对保护隐私呀,个人隐私神圣不肯侵犯。

互联网真正从发展到普及才不到20年,技术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源自“信息”。
我们访问互联网,看新闻、看视频、聊天、发微博、点赞、购物,我们每一个网络行为都是在进行信息交换,你的所有足迹都伴随着你的个人标识,可能是IP地址,也可能是设备ID,也可能只是原始的Cookie,也可能是你的手机号等,都会在这些网络行为中留下日志(log),凡点击(滑动)过的,必有痕迹。
在有的人看来,这是大量的垃圾日志,但在有的人看来,这就是稀缺的信息,通过这些信息,可以完整的塑造出你真实的性格、性别、年龄、种族和各种偏好。如果网络背后有一个老大哥,那他看我们每个人都是赤裸着的。
一旦这些信息被某人掌握,该信息就成了权力之源并能对他人发挥影响力。

按《未来简史》和目前众多科学研究的说法,我们人,更像是一台计算机,我们的思想和行为是受深层次的算法控制,我们只是比物理计算机多了意识,但并不妨碍我们遵循着一定规则来做决断。
所以一旦有更强大的组织或个人,知道了我们底层数据,推算出我们的行为规则,从而对我们施加影响力,我们就会做出一些我们认为是我们自己的决定,而其实是被引导了而做出的决定,想想京东、淘宝不时出现的各种推荐广告吧,那就是简化的影响力,只是简单的影响我们的购买决策,还可接受,若真的用来指导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那就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了。

目前,这个权力掌握在大的互联网巨头手里,你怎么知道他真的就 Don’t be evil 呢?比如Facebook.

汽车之家vs易车

汽车之家与易车的2017年度财报对比

做为中国市场上唯一的两家汽车垂直互联网上市公司,其业务模式看似一样,都是为用户提供汽车资讯和购买决策服务,其实各自的发展路径是各走各路,招式都各成体系。

2017年度,汽车之家营收62亿,其中媒体业务收入30.8亿,销售线索收入26亿,在线售车业务5.1亿(但该业务已经逐步放弃,从营收占比也可看出),利息收入2.2亿,其他收入0.85亿。

支出情况,营收成本13.58亿;运营成本28亿(其中市场营销16.47亿,管理费用2.82亿,产品研发支出8.78亿:包括4960万的股权激励支出),所得税费用2.76亿,投资权益支出1亿。

净利20亿,其下员工4097人。

2017年度,易车营收87.5亿,其中广告与订阅业务39.2亿,交易服务收入38.7亿,解决方案收入9.56亿,利息收入0.3亿,其他收入0.93亿。

支出情况,营收成本32.3亿,销售、管理费用60.6亿,产品开发费用5.65亿,股权支出11.9亿(个人理解这个应该包括在管理费用和产品开发费用里,否则这数整体上对不上),所得税费用 2亿,利息支出0.926亿,股权投资支出0.7亿,投资损失0.75亿。

净亏损14.3亿,其下员工8558人.

从对比可以看出,汽车之家更加的轻量化,并有着惊人的利润率,并战略性的放弃利润率低的售车业务。而易车则显得臃肿,拥有两倍于之家的员工数,拥有超过之家营收的25亿,却支出了近100亿的成本,而之家的成本则不到40亿。

原因是:一,易车的业务模式较汽车之家更烧钱,渠道购买,再加售车业务模式目前还太重,导致成本下不来。二,汽车之家的产品优势更明显,从产品投入的对比也看出,汽车之家更注重产品的投入,而易车之则更侧重于营销的投入。终究还是双方的模式不同,产品、市场投入就各不相同了。期待看到易车2018年的变化,毕竟汽车垂直市场没有什么创新很久了。

随便提一下汽车之家的的移动端DAU,他们似乎不愿在财报里透露,只写了增长率,但我翻了一下汽车之家2016年的财报,找到了在2016年的Q3财报里提及的当时的DAU,我再根据他们各Q财报里提及的增长率,计算结果如下:2017年Q3,汽车之家移动端的DAU是970万,2017年Q4应该是1000万,是不是很恐怖。

周末搭建的小站点”离职信-思过崖”http://ijohn.org/saygoodbye/

至今年入秋之时,不断的有我前东家搜狐的内部人事调整的消息传来,做为一个我工作了五年且尊重的互联网公司,总是避免不了多注意一些它的消息。

顺着牵挂用搜狗百度google一翻,发现互联网圈中无论国内国外,离职,总是一个让当事人、看客皆感慨的事情。

我还是相信,发弃一份工作、事业一定是遇到了问题后个人的决策,而这个问题在哪里,也许从我搭建的这个小站里,我们能看到一些端倪。

我会抽时间去完善这个站点http://ijohn.org/saygoodbye/ ,因为我发现,若要认真做一件事情,毅力是不可少的,在搜索整理的过程中,我从中似乎还有学到些东西,认识自己所处的这个行业的过去、现在,还有少许的将来,这真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