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大中华区CEO梁念坚离职信:因为我要为家庭着想(2012年)

入职时间:2008年11月13日
离职时间:2012年4月13日
离职时职务: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

llj

致大中华区团队:

  首先,我想对你们说的是,能够在近4年的时间里担任你们的领导令我感到骄傲。

  这是一段美妙的经历。我对团队所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结果令人感到满意。正如JPC(微软国际业务总裁Jean-Philippe Courtois)在邮件中提到的,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我将返回香港,而在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中,我都将香港看作自己的家。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这也是我必须做出的决定,因为我要为家庭着想。

  尽管我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怀念在微软大中华区团队工作的时光,我对这个决定并不感到遗憾。

  我想感谢JPC在声明中令人感到温暖的言辞以及他对大中华区和我本人持续的支持。我还想表达我对大中华区SLT的感谢之情,感谢他的支持和情谊。

  我将一直珍视这段经历。我特别想感谢三位市场领导人Michel(原微软大中华区首席运营官范明轩)、Peter和 Davis,他们都是杰出的领导人。

  我对你们对大中华区所作的贡献感到自豪。 我还想为过去一年的合作感谢我的业务经理Catherina。你给了我很大帮助。

  至于新的领导人Ralph(微软新任大中华区总裁Ralph Haupter)和Gordon(微软新任大中华区首席运营官Gordon Frazer),我相信你们可以带领微软中国达到新的高度。现在正是时候将领导权交给你们。 我非常了解Ralph和Gordon。我知道你们会享受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光。

  Ralph和Gordon,祝贺你们到新的岗位。团队正渴望你们的到来。 迈克尔,再一次感谢过去三年和你的合作。祝贺你到新的岗位,我确信你可以在英国再次取得成功。

杨致远离任Yahoo董事邮件:在雅虎的时光包含了我人生中最精彩、最有价值的体验(2012年)

创立yahoo:1994年
离任时间:2012年1月17日
离职时职务:雅虎董事会董事、雅虎日本董事会董事、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董事
祖籍:中国湖北

jerry3

2012年1月16日
致雅虎董事长罗伊·波斯托克
加州太阳谷First Avenue 701号,94089

罗伊:

  我写这封邮件是为了告诉你,我将辞去雅虎董事的职务,以及在雅虎的所有其他职务,从2012年1月17日生效。

  从创立雅虎到现在,在雅虎的时光包含了我人生中最精彩、最有价值的体验。不过对我来说,现在是时候寻找雅虎之外的其他机会。我即将离开我近17年前创立的公司,我对于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被任命为CEO,以及他的能力感到高兴。汤普森和雅虎的领导团队将带领雅虎走向精彩而成功的未来。

杨致远

英文:

January 16, 2012
Roy Bostock
Chairman
Yahoo! Inc.
701 First Avenue
Sunnyvale, CA 94089

Dear Roy:

I am writing to inform you that I hereby resign from the Board of Directors of, and all other positions with, Yahoo! Inc. effective January 17, 2012.
My time at Yahoo!, from its founding to the present, has encompassed some of the most excitingand rewarding experiences of my life. However, the time has come for me to pursue otherinterests outside of Yahoo! As I leave the company I co-founded nearly 17 years ago, I amenthusiastic about the appointment of Scott Thompson a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his ability,along with the entire Yahoo! leadership team, to guide Yahoo! into an exciting and successfulfuture.

Sincerely
Jerry Yang

于威离职信,文艺小清新(2011年)

入职时间:2007年1月29日
离职日期:2011年12月9日
离职时职务:搜狐网站总编辑

搜狐总编辑于威离职邮件曝光:离别令人感伤

亲爱的你们,

  说再见的时候到了。今天是在搜狐行使职责的最后一天,明天将时空转换。离别总是令人感伤,何况我老人家这么文艺的一个女银。

  为什么此刻眼前晃着的不是文字,而是你们一张张可爱的脸?挺拔得像一棵小白杨的绳爽,另类的张婕,不用低头就满是温柔的玲玲,古怪精灵的幸知,满腔愤怒长得却像个心满意足的小地主的李劳,总是晃着一对大耳环的李李,憨憨的白老黑,像个小馒头的王钦,无敌可催的周蓉,有点小野性的浪漫的小宝,眼眶子特浅的王璐,北大才女李瑞(必须减肥啊),懂得过好小日子的秀巧,知性又童稚的玲宏,五四青年葆琦,一口滥牙的牌友老夜,想干大事但有点急的张艺,酷酷的冷细,端滴可爱的李小鹏,有点小味道的陆磊,闷骚的安克伟,被我冤枉过的小S,现在已经服了瘦肉精的丸子,眼泪汪汪的张鹏(现在好像好多了),差一点就比我黑的芬娟,美少女田燕,靠谱的姑娘高瑞,主意很正的小强,从东北爷们堕落到气管炎的肖,老是把自己豁出去的安娜,总是幻想成为大女人的小女人璐颖,那就是一团火的玉贞,像一枚小炸弹似地康少见,内秀但很面的朱大鹏,绵绵但靠谱的李杰和阿连,一肚子小坏水的杨曌,干嘛嘛不灵还是梦想冲天的小戴,奇怪的咩咩羊,假纯的小糖糖,什么麻烦事都可以找的曹李,总想服务但总不到位的小健,还有我一直有点偏心的亚当和垚垚

  …….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已经流下。

  孩子们,你们可能喜欢也可能不那么喜欢我,但我爱你们,那是一只老母鸡对小鸡们的爱。

  没有必要再回忆往事了,留下几句话给你们:

  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永远比获取权力和财富更有价值

  无论多么平凡普通,你身上必定找得到过人之处,这是上帝的礼物

  现实多么逼仄,梦想总是可以找到土壤,只要别忘给它几滴水

  可以鄙视,但不能有恨

  我们生下来就已经改变了世界,但我们怎么才能与众不同

  男人一定要像个爷们,这个世界需要你们的肩膀

  女人一定要对自己有要求,因为我们生而平等

  爱你身边的人,他们最重要

  正直,勇敢,坚韧,善良,乐观,大气,有了这些,就有了一切。

  第一个在搜狐参加的活动是女人频道的我美丽我信赖,稿子是同学给写的,但我记住了最后一句话,“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说的是互联网,说的是我和你们。

  再见。

  于威

乔布斯离职信:that day has come(2011年)

公司成立:1976年4月1日
回归时间:1996年回归
离职时间:2011年8月25日
离职时职务:苹果CEO

jobs_b

To the Apple Board of Directors and the Apple Community:

I have always said if there ever came a day when I could no longer meet my duties and expectations as Apple’s CEO, I would be the first to let you know.

Unfortunately, that day has come.

I hereby resign as CEO of Apple. I would like to serve, if the Board sees fit, as Chairman of the Board, director and Apple employee.

As far as my successor goes, I strongly recommend that we execute our succession plan and name Tim Cook as CEO of Apple.

I believe Apple’s brightest and most innovative days are ahead of it. And I look forward to watching and contributing to its success in a new role.

I have made some of the best friends of my life at Apple, and I thank you all for the many years of being able to work alongside you.

Steve

中文:

给苹果董事会和苹果公司:

  我常说,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无法再胜任苹果CEO,无法再达到大家的期望值,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们。不幸的是,那个日子终于到了。

  在此,我宣布辞去苹果首席执行官职务。如果董事会认为合适的话,我想担任董事长,或者董事甚至普通职员都可以。

  至于我的继任者,我强烈建议实施我们已定的继任计划,并提名蒂姆·库克担任苹果CEO。

  我认为,苹果最光明和最具创新力的日子还在后头。我期待着在新的岗位上看护苹果的成功并为此做出贡献。

  在苹果我交了一些生命中最好的朋友,我要感谢多年来与我共同努力的所有人。

史蒂夫

Facebook重量级软件工程师乔.休伊特(Joe Hewitt)离职博文:我心里仍然放不下Firebug(2011年)

公司:Facebook
入职时间:2007年7月20日

离职时间:2011年5月7日
离职时职务:工程师
附加信息:firebug开发者、Parakey创始人

1024px-Joe_Hewitt

  今天是我在Facebook工作的最后一天。多数情况下,如果我准备从某家公司离职,往往是冲出去大骂公司管理层无能,并希望自己赶快离开。但这次从Facebook离职却有很大不同:我给所有与我共事的Facebook经理都发送了真心实意的电子邮件,以表达我本人对他们的谢意,我说的都是真心话。Facebook是我任职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也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好雇主。

  在Facebook工作,就好像在我自己所创建创业公司工作一样,不同的是还有人给我支付工资。Facebook管理层给了我自由空间,使我能够专注于自己的产品创意。与其他创业公司的情况一样,我本人的一些创意从未走出实验室阶段,但我的另一些创意却取得了巨大成功。Facebook管理层的可敬之处,就在于他们能够激励每位员工的创造性,并为员工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我希望更多科技公司也能够像Facebook一样运营。

  自我开发出Firebug(注:火狐浏览器中Javascript技术测试工具,主要提供给外部开发者使用)后,时间已经过去了5年多。我觉得自己很久以前就停止了这项工作,但我每天还在思考相应技术问题。Firebug或许是我最感到心满意足的项目:毕竟我能帮助开发者解决一些难题,使他们工作更有效率,进而开发出性能更好的应用程序。所有这些,都成为我工作中的新动力并感到由衷喜悦。

  目前我心里想的仍是各类开发工具,这些工具可提供给网络设计者、编程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使用。对于任何希望通过计算机将自己创意变为现实的人员,我都愿意提供帮助。过去四年中,我曾参与不同类型软件的开发。在Facebook工作期间,我曾开发了通信工具,目前该工具已被数亿用户使用。每当我看到公众甚至是我父母在使用我开发的移动应用程序走过街头、进入饭店、乘坐火车和飞机时,我心里备感荣幸。尽管如此,我心里仍然放不下Firebug。

  目前各种新技术层出不穷,而为这些新技术提供支持的幕后工具开发事宜却相对较为落后。过去四年当中,我们看到了移动应用程序、云计算的崛起,现在又是HTML5技术最为热门。但绝大多数新型平台开发者仍在使用上一代开发工具,尽管这种方式也可行,但远远谈不上完美。事实上,当前这种情况,总让我想起2006年时的Ajax技术开发景象,我正是那个时候决定开发Firebug工具。

  总而言之,我现在已是自由人,我将首先去了解当前开发者和设计者的最新需求,然后向他们提供相应工具。虽然我无法预测自己最终将开发出一款什么样的产品,但我知道自己应该从哪儿开始。我本人对此已经迫不急待。

乔.休伊特(Joe Hewitt)

李善友的酷6离职信:一个人能走多远,取决于跟谁同行(2011年)

入职时间:2006年6月
离职时间:2011年3月14日
离职时职务:酷6网董事兼CEO

李善友

  3个月前,在并入盛大1年服务期满之后,我即向陈天桥总申请职业生涯转化,今天,正式宣布辞去酷6网CEO职务,结束了历时5年的创业者生涯,即将加入盛大合资的一家新的基金担任合伙人,进入投资人领域,开始新的职业征程。我依旧是酷6传媒董事,我也没有卖一股股份,我仍旧是酷6最大的个人股东。

  请不要用直线来看我的发展—-我有很多跳跃线。大学学数学,94年却加入摩托罗拉从事HR,2000年做了搜狐HRD(人力资源发展);一年后,打破所有人眼镜,转行做搜狐总编辑,把搜狐新闻从谷底做起;06年,却从搜狐“功成身退”,创办酷6网,走上创业道路;如今,不到5岁的酷6网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而我又要开始新的生活。

  影院里,无论剧情多么精彩,你都可以随时出离去方便一下,因为你知道,回来时电影还在那里,而且可能会更加精彩。人生则不然,出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大多数人不敢真的出离,终其一生纠结于一片场景。其实,人生剧场中,智慧地出离,会让你一辈子活成几辈子的精彩。若问善友何处去?撒尿去也。

  一个人能走多远,取决于跟谁同行。过去10年职业生涯,有幸遇到两位可以名垂中国互联网史的老板——张朝阳和陈天桥,他们在创办自己公司的同时,也开启了新的行业。永远感恩陈天桥,2009年,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酷6交给他,我放心!传闻中所谓的我们之间的矛盾甚或细节,很可笑。

  孙悟空是最佳创业者,不是因为他武功高强,而是因为在关键时刻,他总有朋友帮忙。创业以来,我遇到太多贵人,否则我根本走不到今天。感谢投资给我的人,Hope,Will,Joseph等;感谢帮助过我的人,潘刚、旭阳、陈彤等;尤其要感谢跟我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们,怀念离开的,祝福继续奋战的,祝大家前途似锦!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即将到不惑之年,一个声音告诉我,要开始多为自己和家人而活。享受财务自由,更要享受时间自由和心灵自由,放下自我,无所依赖,无所畏惧,不役于物。给自己放个大假,休闲,发呆,烤烤太阳,看点闲书,喝点小酒,打打拖拉机。感谢所有关心善友的朋友们!

马云回卫哲离职信:我很痛苦,很纠结,很愤怒……(2011年)

马云

各位阿里人:

  大家已经看到了公司的公告,董事会已经批准B2B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引咎辞职的请求,原B2B公司人事资深副总裁邓康明引咎辞去集团CPO,降级另用。

  几个月前,我们发现B2B公司的中国供应商签约客户中,部分客户有欺诈嫌疑!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有迹象表明直销团队的一些员工默许甚至参与协助这些骗子公司加入阿里巴巴平台!

  为此,集团迅速成立了专门小组,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取证,查实2009、2010年两年间分别有1219家(占比1.1%)和1107家(占比0.8%)的“中国供应商”客户涉嫌欺诈!骗子公司加入阿里巴巴平台的唯一原因是利用我们十二年来用心血建造的网络平台向国外买家行骗!同时查实确有近百名为了追求高业绩高收入明知是骗子客户而签约的直销员工!

  对于这样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任何的容忍姑息都是对更多诚信客户、更多诚信阿里人的犯罪!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捍卫阿里巴巴价值观!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同事都将为此承担责任,B2B管理层更将承担主要责任!目前,全部2326家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已经全部做关闭处理,并已经提交司法机关参与调查。

  阿里巴巴从成立第一天起就从没以追逐利润为第一目标,我们决不想把公司变成一家仅仅是赚钱的机器,我们一直坚守“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客户第一的价值观意味着我们宁愿没有增长,也决不能做损害客户利益的事,更不用提公然的欺骗。

  过去的一个多月,我很痛苦,很纠结,很愤怒……

  但这是我们成长中的痛苦,是我们发展中必须付出的代价,很痛!但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不是一家不会犯错误的公司,我们可能经常在未来判断上犯错误,但绝对不能犯原则妥协上的错误。

  如果今天我们没有面对现实、勇于担当和刮骨疗伤的勇气,阿里将不再是阿里,坚持102年的梦想和使命就成了一句空话和笑话!

  这个世界不需要再多一家互联网公司,也不需要再多一家会挣钱的公司;

  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一家更加开放、更加透明、更加分享、更加责任,也更为全球化的公司;

  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一家来自于社会,服务于社会,对未来社会敢于承担责任的公司;

  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信念,一种担当。因为只有这些才能让我们在艰苦的创业中走得更远,走得更好,走得更舒坦。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调查中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直销同事面对诱惑坚守住了原则,我很欣慰,在这里向他们致敬!我们更要感谢在面对这类事件中勇于站出来抗争的同事们,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坚持诚信的勇气和原则的力量。我们看到了阿里的未来和希望!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阿里人!成非凡之事者,必须有非凡之担当!

  卫哲和李旭晖的辞职是公司巨大的损失,我非常难过和痛心。但我认为作为阿里人,他们敢于担当,愿意承担责任的行为非常值得钦佩。我代表公司,衷心感谢他们对公司付出的不懈努力和贡献。

  各位阿里人,B2B董事会任命陆兆禧兼任阿里巴巴B2B公司CEO;集团任命彭蕾兼任集团CPO。希望大家全力配合工作,相信我们可以让自己的公司更与众不同!

  这是一个好时代,这是一个谁都不愿错过的时代!坚持理想,坚持原则能让我们成为这个时代中的时代!

  If not now? when?!

  If not me?who?!

  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马云

  2011.2.21.

卫哲离职信:我的辞职是必要的(2011年)

入职时间:2006年11月
离职时间:2011年2月21日
离职职务:阿里巴巴公司总裁及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

卫哲

各位B2B的同学,

  今天B2B董事会批准了我的辞职申请。我申请辞职的原因是我作为CEO没有起到阿里巴巴价值观捍卫者的最重要的职责,反映在2009年和2010年阿里巴巴十多万中国供应商中混入了近3000家欺诈分子,对海外买家造成了伤害,尽管已经清除并将其中首恶分子绳之以法,但我作为CEO的失察职责我理应勇于担当!

  我的辞职对公司内外一定震动很大,但我相信这样的震动甚至阵痛是必要的,健康的。没有这样的震动,不足以重新唤醒我们的使命感和价值观,没有这样的阵痛,不足以表明我们为客户第一愿意付出的代价!

  我加入阿里巴巴四年多,已经是三年的阿里人,正在走向五年阿里陈!这四五年里,我刻骨铭心的体会到到以客户第一为首要的阿里巴巴的价值观是公司存在的立命之本!尽管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我们不能被业绩所绑架,放弃做正确的事!阿里巴巴公司存在的第一天就不在乎业绩多少,业绩是结果,不是目标!我学习到作为阿里人要勇敢地面对并承担自己的责任。正是基于对客户第一的使命感,和阿里人为了组织的健康的责任感,我才提出辞职申请。

  很难过给同学们写这封信。我难过的不是我个人的得失和荣辱,而是难过没有更早地去和同学们一起捍卫我们最重要的价值观体系,坚持客户第一!坚持诚信!难过的是现在不能和同学们一起去重树我们的价值观,和大家一起去为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做点事了!

  我看到了阿里巴巴事业的意义,看到了我们团队的文化,我深深爱着阿里巴巴的事业,深深爱着阿里巴巴的团队。2009年十周年B2B的全体员工会议上,我向同学们承诺阿里巴巴是我此生中最后一份事业!我今天虽然辞去B2B CEO一职,但我继续祝福阿里巴巴的事业,祝福阿里巴巴的团队,我会用一段时间来反思和反省,也会用我的方式为阿里巴巴的事业和阿里巴巴的团队,一如既往的努力!并期待着将来的某一天,能和阿里巴巴的同学们继续我们的事业!

 David

2011年2月21日

微软元老级员工Philip Su离职信:请不要在我的信里找连贯性(2010)

公  司:微软
入职时间:1998年

离职时间:2010年9月3日
离职时职务:Principal Group Manager

su

  过去的12 年里,我一直很喜欢在微软工作,但是今天是我在微软的最后一天。

  我一直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所以我希望今天的信也一样是有个性的、有争议的、乐观的、凭感觉的,而可能没有让人读后很满意的答案。

  请不要在我的信里找连贯性,因为你是不会找到的。如果有内容冒犯了你,那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因为我经常会在无意中冒犯到别人,几乎已经成为了定律。

  谢谢所有的一切。

  上大学时,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微软工作。但我1997 年的时候在微软实习后,就对它一见钟情:免费的饮料、自己的办公室、奔腾66… 一个程序员还能要求什么?几年后,我实习时的老板突然离职了。他电脑的硬盘当时发生了故障,丢失了几个月的工作。他说这是一个来自上天的征兆。我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在做些什么事情。

  人们在拿到一个不好的业绩审查后总是会抱怨老板和上级不公平而且不客观。但是你不觉得,每个人对自己的评估其实是最不客观的吗?我有时会平和地告诉别人这一点,但是没有人信。

  吃点碳水化合物。吃饭时先吃甜点。

  在处理人际关系时,我们应该运用奥卡姆剃刀原理(小编注:奥卡姆剃刀定律又称“奥康的剃刀”,是由14世纪逻辑学家、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卡姆的威廉提出。这个原理称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原理”。),也就是对于别人的行为,找到最简单,最信任别人的解释。对那些爱搞办公室政治,勾心斗角的人敬而远之

  大学里的教授评估往往会参考学生在那门课得到的成绩,因为学生的成绩与他对教授的评价有很明显的关系。我一般不会认真听一个业绩不好的人对他老板的吐槽,但是如果一个业绩好的人批评他的老板,我会洗耳恭听

  不行动的话,闲聊会耗尽你的生命(Litebulb是微软内部的一个广泛话题讨论组)。

  字有表意,也有隐含的意思。

  如果你不断做公司最需要的事情,你是一定会被重用的。有人说,不是的,人际关系和在人前表现自己更重要。我不明白,如果你持续做对公司意义很重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被别人注意到。我很讨厌程序员问我怎么才能在人前表现自己。他们也很讨厌我的答案“把事情做得更漂亮”,觉得我是在讽刺他们。

  做一个真诚的人。给别人建议时不要考虑自己的利益。我从没有说服过任何人加入我的团队,或者说服他们不要走,仅仅因为我需要他们。

  听人说话时尽量理解,讲话时尽量容易让别人理解。

  好的创意很多。伟大的创意常常会遭受嘲笑,除非你去实现它。不要光说,用行动来证明你的点子。在大学的一门创业课里,我讲了一个网上租看和邮寄电影光碟的点子,我当时把它起名叫“NetVideo”,所有人都觉得很荒唐。以前我讲这个故事是为了炫耀我当时多么有远见(指后来用相同点子起家的上市公司Netflix),但是现在我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你,行动和执行是最重要的。

你  在微软最终的职位级别是什么?请不要说 CEO 或科技院士,因为我几乎可以保证你达不到。对自己能力更现实的认识会帮助你更准确找到目标,而且也会让你更加快乐。一位副总裁曾经告诉我, 他已经做到了他在微软能做的最高职位。这不是假谦虚,也不是抱怨。他对自己很自信,而且很有事业心。他只不过是对自己有很清楚的认识,而且懂得满足。不要放弃,也不要出卖自己。但是你要正确认识你自己。

  如果你只采用你赞同的反馈,那很有可能这些反馈从一开始就不是你需要的。真正有价值的反馈是那些你在一开始并不赞同的反馈。要不然,你怎么去发现你的盲点?

  有流程规划的人通常比没有流程规划的人能够做得更好。——布奇(美国Rational软件工程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和Booch方法的主创人)

  不要害怕流程。害怕人们不能够很好的执行流程,害怕不合适的人去执行流程。

  我管理过150 人的开发团队。我估计60% 的人觉得自己应该是排名在前20%。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认为自己是排在最后10% 的人

  Mini 会怎么做?(一个经理曾经很严肃的问我,我是不是Mini-Microsoft。 等我离开微软后,你们就会知道了。)(小编注:Mini-Microsoft 是一个写微软内情的匿名博客,在微软内部有很大影响力)

  在微软这么大的公司中,你一定能够找出职位比你高,但你认为能力却不如你的人。但是你不应该钻这个牛角尖,因为这只会让你气馁。你应该做的是找到和你级别差不多的,但是你很佩服的人。你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你有什么他们不具备的优点?

  一个人的激情是无法替代的。一个总是需要经理告诉他去做什么的人是无法进步的

  有一次在必胜客,我看到所有签信用卡的笔上都插上了小花,放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像一束鲜花。我问服务员,这是必胜客的新政策吗?她说不是,是她自己弄的。你是不是也很想聘用这样的员工?

  愤世嫉俗者并不能够做成事业。停止和一开始就怀疑你的人讨论问题,因为他们会拖垮你

  我有一位同事,他在我1998 年加入微软的时候已经在微软干了15 年,应该有足够的钱来买一栋楼。但是他每天还是开一辆破旧的Datsun 汽车来上班,来编程。说这不是他深爱的事业,会有谁信呢?

  去读谢家华的《三双鞋-美捷步总裁谢家华自述》吧,它会改变你的一生。

  给我一位优秀的工程师,我会很乐意拿五个“还不错的”工程师跟你换。

  练习如何有说服力的表达你不同意的观点,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会在心里暗骂与你“道不同”的人是蠢货一个。聪明人会明白为什么其他聪明的人有时会不同意

  发生问题的时候,人们总是让管理人担当责任。你什么时候见过底下的工程师说过:“这是我的错,应该写在我的业绩审查里面。我会把它修好,或者辞职。”

  你最想加入的团队就是最难进的团队。

  如果你很容易就能够得到许多很好的评价,也许这说明你进入了错误的团队。

  你还在坚持练习你的技术么?运动员天天训练,音乐家也会演练更难的曲章。你呢?

  有些新员工会问我获得职业成功的秘诀。当我告诉他们答案是“努力工作”时,他们通常会很失望。这听起来像陈腐的说教,还像是自夸。如果我的答案是“我之所以能够爬到中层管理岗位是因为我很善于给上级拍马屁”,他们也许会更满意。我来微软的第一年就带了个睡袋到办公室,而且经常加班,周末的时候,我也是在写代码,学习新技术。我会看团队管理和如何与人沟通的书籍。才智相当的人在职业生涯上会有不同的发展,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付出有多有少。如果有人另有说法,那他可能是想向你“兜售”点什么。

  跟随杰出的人,为杰出的人工作。

  ”最重要的是:做人要诚信。你必须信任和你一起工作的人。罗斯福有一次开除了他的牧场主,因为那位牧场主偷了邻居的牛,然后把它们放到了罗斯福的牛群中。当他的朋友询问他为什么时,罗斯福回答 “为我偷东西的人,也会从我这里偷东西。”

  一位PM 曾经评价过一位在会议上很具进攻性的副总裁,“我宁可让他从我这边往别人那里喷,而不是从别人那里往我这里喷。”听到的所有人都笑了。我更希望谁也别喷谁。

  永远不要发出组织的架构图。-(Steven Sinofsky史蒂文·辛诺夫斯基,微软Windows事业部主管)

  你可以通过三种方法控制你的结果:1. 控制人,你可以选择雇佣谁,解雇谁,把什么人放到什么位置上;2. 行为控制,你可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3. 结果控制,你告诉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结果而度量标准是什么。你要知道什么时候适合用什么方法。

  当你被介绍认识同事的孩子或者配偶时,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好?在一瞬间,工作和生活之间的隔阂消失了,你会联想到篮球,音乐会,庆祝晚宴等。当我对同事不满意的时候,我就会用这些提醒自己。

  我喜欢看到有才能的人们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因为这能够很好的激励我。我在上海的一个胡同里面看到一个大厨把一个篮球大小的面团用手拉成了8 个人吃的面条,而且整个过程都在一分钟内完成。我们每人都具有惊人的潜能。

  当我编写的Dr. Who 网站(微软内部查询人的工具)受到了法律事务部的一些抗议时,有人把一个两英尺高的“Dalek”塑像放在我的办公室里,表示支持。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是谁做的,但是如果你在读这封信,谢谢。

  花时间和其他人在一起,无论他们对你是不是“有用”。

  回复所有人的邮件,无论他是副总裁还是一名大学实习生。这条建议你可能认为并不是特别“有效”,但它却是条好的建议。

  我们以前经常会有免费的啤酒和吃的,基本每一个产品的大小里程碑都会有一次庆祝。我们为什么现在没有了?(我知道财政上的原因,但我想知道更深层次的原因。省那点钱值得吗?现在的微软比从前更好了吗?)

  有一天, 一个标贴出现在微软雷德蒙西区的冰箱上,它是这样写的:“你知道微软每年在饮料上要花费掉几百万美金吗?饮料是公司的,请不要带回家”。这使我非常郁闷的原因很多,简单说几个:

  1.有人有足够的时间去把这些标牌做得很专业并且贴到了冰箱上。

  2.有人在领每周40小时的工作薪水,竟然有做这个事情的工作岗位。

  3.有人认为带走几瓶饮料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值得微软去注意的事情。

  一个人能带走几瓶饮料?同样一个人每小时的薪水和福利是多少?我们最大的盈利是来自于我们的潜能最大化,而不是我们的成本最小化。我相信,财务人员看到这段话会揍我,这只会让我更沮丧。相信我们赚钱的能力,把注意力放在赚钱上面,而不是省钱。

  带领和管理的艺术是让人们想去做你认为必须要做的事情。这句话是我从别人那里批发过来的,不幸的是,我不知道这是谁说的(小编注:据说这句话是美国第34任总统艾森豪威尔说的)。

  你在微软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是什么让你这么开心?你怎样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中了彩票大奖,你会做什么?当中有什么是你现在就能动手做的呢?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从个人开始的。

原文:

Microsoft has been an awesome place to work over the past twelve years.  Today is my last day。

I’ve always been somewhat random, so I’d like to end this whole adventure true to form:  quirky, controversial, optimistic, seat-of-the-pants, with rarely a satisfying explanation。

Don’t look for coherence below – you won’t find it.  And if parts of this offend you, it’s probably because you don’t know me well enough – I offend people inadvertently all the time, almost as a rule。

Thanks for everything。

In college, I never thought I’d work for Microsoft.  Then I interned in 1997 and fell in love:  free sodas, individual offices (with doors!), Pentium 66’s – what more could a coder ask?  Years later, my manager from the internship quit suddenly when his hard drive crashed, erasing weeks of code that hadn’t been checked in.  He said it was a sign from God.  I have no idea what he’s doing these days。

People often complain after getting a “bad” review that their manager has a distorted and inaccurate view of them.  Don’t you think that, of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person reviewed would have the most biased view of their own performance?  I sometimes gently suggest this.  People don’t believe me。

Choose carbs.  Eat dessert first。

Use Occam’s Razor in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look for the simplest, most straightforward explanation that assumes the best of everybody.  Stay away from people who always have a conspiracy theory involving twisted office politics, unfulfilled Machiavellian ambitions, and unspoken agendas。

Anonymous college course evaluations often ask for the student’s grade in the class. Turns out that there’s a strong correlation between a student’s grade and their assessment of the professor’s abilities.  I don’t listen too carefully when a poor performer tells me how awful their previous manager was.  My ears perk up when a star performer constructively criticizes their management。

Bias towards action.  “Litebulb” will drain your soul。

Words matter.  Connotations matter。

If you consistently deliver what the business needs most, and you do it well, it’s impossible not to get promoted. People tell me this isn’t true, that it’s all about the people you know and about “visibility。”  I have no idea how to consistently deliver impactful business results without becoming visible as a side effect.  I hate it when developers ask me how to become “more visible。”  They hate it when I tell them to “do great work。”  They think I’m mocking them。

Be genuine.  Never give advice for your own advantage.  I’ve never once counseled a person to join my team or to stay on my team because I needed them。

Listen to understand.  Speak to be understood。

Good ideas are a dime a dozen.  Great ideas are usually laughed at.  Neither sees the light of day without you taking action.  Do the work to prove your idea, or stop talking about it.  In an entrepreneurship class in college, I pitched the idea of an online grocery delivery service and got laughed off stage.  Hurt, but convinced of my great genius, I returned the following week to pitch the idea of online movie rentals using the postal service.  I called it NetVideo.  Everyone thought it was absurd.  I used to tell this story to bolster what I thought was my streak of unrecognized, prognosticating technical genius.  These days, I tell the story to remind myself that in the end, only action and execution matter。

What’s your final level at Microsoft?  Please don’t say CEO or Technical Fellow – I can almost guarantee you it’s not.  A realistic appraisal helps you aim for the right things, and is also essential to happiness.  A VP once told me that he had already attained the highest position he’d ever reach at Microsoft. It wasn’t false humility.  It wasn’t sour grapes. He was confident in his abilities and ambitious about doing great work.  He was just more grounded and self-aware than many, and thus more content.  Don’t give up or sell out.  Just know yourself。

If you only ever implement feedback that you agree with, you probably don’t need the feedback in the first place.  For feedback to be useful, you must at least occasionally consider implementing feedback that you don’t initially agree with.  How else will you discover your blind spots?

Good people with good process will outperform good people with no process every time.–Grady Booch

Don’t fear process.  Fear bad people dictating process.  Fear process trying to make up for bad people。

I’ve managed almost 150 people across dev/test/PM. I estimate about 60% of employees think that they belong in the top 20% when ranked against their peers. I have never once had a person say that they belong in the bottom 10%。

What would Mini do?  (Incidentally, one of my managers once asked me, in all seriousness, whether I was Mini-Microsoft.  I guess you’ll find out after I leave。)

In a company as large as Microsoft, I guarantee you’ll find someone higher level than you who you think is worse than you.  Don’t get stuck in this mental trap – it won’t motivate you to be your best.  Look instead towards the person you admire most at your level.  What can you learn from them?  What unique strengths might you have which they don’t have?

A person is either passionate or they’re not.  People who expect their manager to make their jobs fun and interesting won’t get far。

Once, at a Pizza Hut counter, I noticed that all the pens meant for signing credit card receipts had little flowers attached to their tops.  Stuck together in a cup, the bunch of pens looked like a bouquet.  I asked the cashier whether this was a new Pizza Hut policy.  She said no – she had done it on her own.  What would you pay to have her in your company?

Cynics don’t get anything done.  Stop talking to people whose first response is always skeptical.  They will crush you。

I had a coworker in Money who, by the time I joined in 1998, had already been at Microsoft for 15 years and could probably buy the county I grew up in.  He drove a beat-up Datsun and coded every day in his office as an individual contributor.  There is no doubt in my mind that he knows what he loves。

Tony Hsieh’s Delivering Happiness.  It may change your life。

Offer me one great Microsoft engineer for five “solid” ones:  I gladly take the exchange。

Practice articulating positions you disagree with faithfully and persuasively.  Unless you can do this, you’re implicitly assuming that people who disagree with you are idiots.  Smart people understand why smart people disagree。

People keep asking for executive accountability when something goes wrong.  When’s the last time you saw a line engineer take accountability – real, public accountability, the type that says, “I screwed up. This needs to go on my review.  I will make this right, or I will find another position”?

The team you want to join is the one that’s hard to get into。

If it seems easy getting a bunch of great reviews, you’re probably working on the wrong team。

Do you practice specific skills with repetition and intent?  Athletes do drills.  Musicians hone difficult passages.  What do you do?

Mentees sometimes ask for the secret to my moderate career success.  They’re disappointed when I tell them that it’s partially due to hard work.  It sounds trite and preachy, like a public service announcement, like I’m commending myself for breaking a light sweat.  As if they’d be more satisfied with an answer like, “I clawed my way up to middle management through shameless brownnosing。”  My first year at Microsoft, I had a sleeping bag in my office and worked all the time.  On weekends, I still write code to learn new technologies.  I regularly read books about leadership, communication, management, and technology.  Equally smart people fare differently in their careers partly based on the amount they’re willing to put in.  Anyone who tells you otherwise is selling something。

Follow great people.  Work for great people。

Above all else:  Integrity.  You must be able to trust who you work with and for.  Theodore Roosevelt once fired a rancher who stole some neighboring cattle and added them to Roosevelt’s herd.  When asked about this by incredulous friends, Roosevelt simply replied, “A man who steals for me will also steal from me。

A PM once remarked of a former Microsoft VP known for being ultra-aggressive in meetings: “I’d rather have him pissing from my tent than into my tent。”  Everyone within earshot chuckled at this witty political insight.  I’d actually rather not have anybody pissing on any tents, mine or otherwise。

Organizations which design systems … are constrained to produce designs which are copies of the communication structures of these organizations.–Conway’s Law (Melvin Conway)康威定律(Conway’s Law):

Don’t ship the org chart.–Steven Sinofsk

You can control outcomes with three types of approaches:  a) People Control, where you decide who to hire, who to fire, and who to put in what positions;  b) Action Control, where you tell people what to do;  and c) Results Control, where you define the metrics of success.  Know when to use which。

Isn’t it a neat feeling when you’re introduced to a coworker’s kids or spouse?  For a moment, the bubble of work is burst.  You imagine baseball games, music recitals, anniversary dinners.  I remind myself of this when I get frustrated at people。

I love watching exceptional people do what they’re good at.  It amazes and inspires me.  I once saw an alleyway chef in Shanghai turn a basketball-sized clump of dough into hand-pulled noodles for a table of eight, amid a blur of arm movements in under a minute.  Ever watch speed stacking?  We each have astonishing potential。

Amidst some LCA controversy around “Dr. Who(m),” a site I worked very hard on creating after hours, I arrived at my office to find a handmade two-foot-high Dalek.  Someone had taken the time to print, cut, and tape together a mascot to support me. What inspires people to this sort of kindness?  I still don’t know who did this for me – but if you’re reading this, thank you。

Spend time with people whether they’ll be “useful” to you someday or not.

Respond to emails whether from a VP or from a campus hire.  This advice will likely make you less “efficient。”  But it’s good advice nevertheless。

We used to get Dove Bars and beers all the time.  It felt like free food was on offer at least once a week, usually with a pretense of some small milestone to celebrate.  Why did we cut stuff like this?  (I know the boring fiscal reasons why.  I’m asking the deeper why, as in, “Was it worth the savings?  Is Microsoft better now that we’ve cut these costs?”)

One day, a sign appeared on a soda fridge in RedWest saying something to the effect of, “Did you know that drinks cost Microsoft [ed: millions of dollars] a year? Sodas are your perk at work.  Don’t bring them home。”  This depressed me on too many levels to enumerate, but I’ll toss out a few:

1.Someone had enough time to get these signs professionally printed and affixed to our fridges。

2.It was someone’s salaried, 40-hour-a-week job to do things like this。

3.Someone thought soda smuggling was a big enough “problem” at Microsoft to draw attention to it。

How much soda can a person steal?  How much does that same person cost the company per hour in salary and benefits?  Our most interesting profits will come from capitalizing on huge opportunities, not from micromanaging costs.  I’m sure some finance person will lambast me for this, which would only further depress me.  Believe in our upside.  Focus on our upside。

Leadership is the art of getting people to want to do what you know must be done. This was told to me third
hand; I’ve unfortunately lost the attribution。

What have you enjoyed most in your time at Microsoft?  What made that experience great?  How can you do more of that?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hit the lottery?  How can you do some of that right now?

Individuals are the sole cause of anything that’s ever happened。

李开复离职信:再见,谷歌(2009年)

李开复

入职时间:2005年7月19日
离职时间:2009年9月4日
离职职务: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

  时光荏苒,时光匆匆走过了一个四年,回望过去四年我在谷歌的职业生涯,所有的快乐、成就以及曾经面对的困难与挫折,所有的这一切如同一部电影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在这离别之际,我不禁百感交集。在这四年时光里,谷歌中国从一个很小的雏形一直慢慢发展壮大,一直到今天,它成为了一家平稳,成熟,走上轨道的公司。

  在整整四年的时光里,我努力地把Google“平等、创新、快乐、无畏”的精神带到中国。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是我们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与价值观,保持着超强的耐心精耕细作。

  我们压抑着做更酷、更炫的产品的欲望,努力耕耘最佳中文搜索。今天,谷歌中国的搜索质量已堪称最精确、最完整、最即时。优化中文搜索后,我们又开启了数十个产品,让谷歌中国的版图渐渐清晰。其中谷歌地图、谷歌手机地图、谷歌手机搜索、谷歌翻译都已经达到中国第一。另外,音乐搜索的推出,可以让网民首次享受到正版免费的音乐,创立了全球音乐下载的崭新模式。

  特别令我难忘的是我们热爱中国的员工面临雪灾、地震、风灾做出的及时产品和贡献,证实了谷歌中国人爱谷歌也爱中国,证实了谷歌中国人既能创新又有爱心。

  当我随意走进咖啡馆,看到年轻人在用谷歌的整合搜索查询信息,用地图查看实时交通流量,在iGoogle上挑选自己喜欢的“皮肤”(计算机界面),或者在用谷歌音乐听正版歌曲时,我都会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谷歌是一个伟大又可爱的公司,我非常感谢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从无到有地打造谷歌中国。在谷歌,我学到太多太多,无论是互联网技术、创新模式、价值观。

  对于谷歌,我现在已经没有遗憾,但我的人生还有一个缺憾没有实现,我想去弥补它。在过去的20年,我有幸在乔布斯、盖茨、施密特等身边学习成长,我有幸在PC时代历经苹果微软,我有幸在互联网时代历经谷歌,我有幸看到三个世界一流的公司的成长成功,我有幸在美国硅谷和中国的中关村崛起时,在这两个地方做过最有创意的工作。我拥有更多的是在科技领域的知识,更了解是企业成功的秘笈。这些职业经验才是我最有价值的资产,我非常希望能够把这些资产传授给中国青年。

   我的下一步就是和中国青年人一起打造新奇的技术奇迹,我想用自己的主动性做一个掌控全局的工作。我已经到了这个人生阶段,再不去做,我真的很怕来不及了。

  所以,尽管加州的山景城再次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希望我再续约四年,但是我却在此刻做出了发自内心的选择,我希望帮助年轻人圆梦的同时也圆自己的创业梦想。

  这个周末,我终于能够从业务发展、战略策划、离职宣布、工作交接中松一口气。这个周末,我会把我的思路理顺。下周,我会和大家分享的我的“从心选择”计划。

  每当我想到我将迈出的一步,我就会想起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名言:

  “最重要的,拥有跟随内心与直觉的勇气,你的内心与直觉多少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任何其它事物都是次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