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优酷土豆

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卢梵溪离职信(2015年)

入职时间:2009年底
离职时间:2015年8月28日
离职时职务: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

  2009年入职优酷那天算起,我在优酷土豆已待了7年。这是我第一份需要打卡的工作,坦率地说,对我这样一个喜欢浪迹天涯的文艺中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待这么久。但我今天正式告别了我深爱的优酷,离别时刻,还是想和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在我刚加入优酷时,优酷和土豆还在相爱相杀,网生内容也没有像今天这般受人认可,作为一个怀揣内容梦想的导演,入职第一天便雄心满满地筹划组建“中国青年导演联盟”,做的却是“5万元拍16000条病毒短片”这种“支持原创”的奇葩举动。为了节省预算,在中钢的办公室里取景,利用下班时间拍摄《嘻哈四重奏》;四处说服导演参加《十一度青春》计划,引导电影圈大佬和客户发现网络的价值;在三里屯的小饭馆,和叫兽商议出《万万没想到》的雏形;在街头巷尾,看到和着《小苹果》起舞的大妈无处不在;在海外听到游子说,《罗辑思维》、《暴走大事件》是他们每周最爱的娱乐;直至在电影院里看见《老男孩》上面优酷出品的logo,和团队一起泪奔……

  对我来说,过去这2000多个日日夜夜中所经历的,仿佛一场流动的盛宴。VKoo有一句话: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足以概括我这7年。奇怪的是,离别之际,我记忆最深的不是上市那一刻、也不是那些盛大的活动与庆典。而是VKoo说到动情时的哽咽、战友们开会时争先恐后认领任务、每天夜里一点仍然灯火通明的普天办公室东南角、还有和我一起在每个项目上殚精竭虑的团队,以及在这个平台上认识的内容创作者们。

  你们既是我的战友,又是共同逐梦的人!

  我做内容出身,拍过广告、写过剧本、做过电影、当过老板;也曾游学海外,刷过盘子、开过黑车、做过导游、骗过学分…..。.当带着未曾磨灭的原梦想投身优酷时,我从搞不清楚互联网公司定义,告诉别人“在一家IT公司上班”,到亲身参与并见证了网生内容时代的开启,深刻体会到互联网对内容行业产生的摧枯拉朽式的变革。几十位青年导演通过优酷和土豆的平台,逐渐成熟,得以“登堂入室”;上万位自频道道长出于热爱与兴趣,拥有了自己的作品与受众;新内容创作者层出不穷、表达形式纷繁多样、传播渠道自由广阔,资本与人才都在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涌入这个行业。

  正如优酷出品的Slogan:生产影像,还有梦想。今天,梦想已经开始茁壮,现实业已不再骨感,我想,是时候去做一些更新、更有趣、更有种的事了,前路不会孤单,因为你们在我身后。

  哦,妈妈还提醒我,一定别忘了感谢领导,但我是发自内心地对VKoo、德乐、魏明、所有合一集团高管团队、优酷出品、合享的同学们以及所有在这7年中与我共事过的人说一句:谢谢。谢谢你们宽容一个中年大叔的不羁、90后的任性以及处女座的龟毛。山水总相逢,不说再见,因为有梦的人,总会前往同一个方向。